分类目录归档:生活

2019年国庆上海游

又是一篇迟到了半个多月的文章,没错拖延症没办法,今年的国庆去了上海,主要是要带小孩子去上海迪斯尼游玩的,今年暑假由于小孩子把手夹了后整个暑假都没有出去,对于爱好游玩的老婆孩子来说总得补上,国庆真得是黄金假期。 继续阅读

借钱,永远的话题

活在这个社会上,就具有了社会性,就有一系列的人情关系。借钱是众多关系中比较敏感的话题,突然想起借钱是在网上看到了有人问表哥买房借钱,要不要借?放在以前这种是想都不用想的,当然借,亲戚嘛不就是要相互帮衬么,这也是中国的一个特色。 继续阅读

被电的那些事?

看到有人讨论被电的那些事,主要是进入秋天,冬天了,容易产生静电,就有人问了一句被电的那些事。下面的回复也是各种有趣,但是大部分都是和静电有关系。说起被电我就想起我被电是事情,那绝对是记忆一辈子啊。话说那时候我还小,还在农村,我家的后面有人弄了两间平房养蚕,就从我家接了个电线,从我家窗户穿出到他家的平房。那时候平房都很矮,所以两房之间一道横的电线也就自然比较低了。但是在我看来高度还是可以的,因为我还小,需要仰望。 继续阅读

吸烟的历史

掰掰手指头已经算不清楚了,想想自己应该有戒烟快两年半的时间了吧,应该是算借了烟了吧,现在的我不讨厌别人抽烟,但是闻到烟味也没觉得好闻了,想想自己抽烟的时光,嗯,就当给抽烟来个历史总结吧。 继续阅读

简单忆小学

都说回忆的人都老了,自己数数手指头好像是不怎么样年轻了。最近在看贾平凹的《自在 独行》这本书,看着看着难免让人勾起回忆,都是从物质极度缺乏的年代过来的,难免有些共鸣。回忆回忆自己的小学,还算是现在有点记忆的。我所在的村庄也算是附件的一个大村,村上就有一所小学,隔壁村村子比较小, 继续阅读

远去的“同事”

打上双引号是因为真的不是一个单位的,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同事,但是在以前又有过交集,所以也算个同事,某男,小王吧,是个不折不扣的胖子,别人眼中一个有性格的胖子,在某一个单位的工程上倒在了工地上,经过一段时间的医院抢救,还是没有抢救过来,离这世界而去,让人扼腕叹息,本来我对这个人记忆也不是很深,是另外一个以前的朋友打电话过来问我:小王去了知道不?我说知道啊,他说你咋不告诉我呢? 继续阅读

童年随想

看一篇小孩子过六一的随手记录让我们想到了我们曾经有过的童年,刚好今天在某个QQ群里有人在诉说悲伤的童年,父亲不工作,赌博,还从孩子妈妈那里弄钱,有家暴,对孩子不闻不问,打孩子一些列的悲惨。世态万千,有多少的不幸是我们不能看见的,有多少的灾难是我们没有面对的,我们要珍惜自己的幸福,当然自己也要有一颗强大的内心,好像很多人说起来都记得那些发生在自己身上悲惨的事情,有些小幸运总是会被遗忘。当你成人了在公众场合真的没有必要侃侃而谈你的不幸,找三五好友,小酌一杯,谈的不是更好?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伤心事情,自己能消化不是更好? 继续阅读

那些年曾经出现的人

这两天,偶然做了一个梦,梦到了两个曾经很熟悉,现在不熟悉的人,梦中有一人过的艰苦,看见另外一人刷刷的打着字露出莫名的微笑。那些年,有些人曾引起了你的关注,曾撩起了你的心。那些年有的人出现如彩虹一现,却让你回头还曾留有念想。梦醒后除了感叹外,想想那些年出现的人,一些有记忆有意思的,听我慢慢说来。 继续阅读

某道观游记

星期六,三月十七日下午,一家人办完事情后看时间还早,就说去转转吧,还是我的提议说不远有个道观,我想去一直没去。于是开好导航,驱车前往道观,道观坐落在某村里,还是市道教协会所在。心里充满了期待! 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