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月随想

七月半,就应该烧祖宗了,估摸着晚上我拿老妈又要拿点黄纸叠元宝了。

然后再去买点天地银行,不管有用没用,老人心里就是这么安心。

每年七月半我都不回去,老妈就念叨,保佑“我”像小狗一样!

今年的七月半刚好是星期六,也许可以回去看看,磕三个头。看看父母。

农村的老头老太太就是这么纯朴,谁知道什么天地银行之类有没有用呢?但是神棍们先探究的是能不能用呢,然后烧成山,东北那块大仙估计喜欢这样,这就被禁了。

元宝也慢慢的没人叠了,毕竟耗时耗力,偶尔只能看见一些宫观叠了。慢慢的又成了产业,而自己也慢慢变成了自己曾经讨厌的人。

物质生活好了,精神慢慢荒芜,慢慢的去寻找自己的寄托,拖着沉重的身体慢慢的沉沦。

静静的夜晚,安静的这么可怕,少了喧嚣的环境,自己如此忐忑,好想抓住自己的一缕衣袖,确是触手可及,但就是抓不住。

浮华的外表掩藏自己受伤的心,发现找不到诉衷肠之人,只能学着去慢慢忍受寂寞。到底谁要为谁交待?

原创文章,作者:道情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imhua.com/2018/96.html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邮件:admin@imhua.com

QR code